<acronym id='91cjk'><em id='91cjk'></em><td id='91cjk'><div id='91cj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1cjk'><big id='91cjk'><big id='91cjk'></big><legend id='91cj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i id='91cjk'><div id='91cjk'><ins id='91cjk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ins id='91cjk'></ins>

      <span id='91cjk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91cjk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91cjk'><strong id='91cj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tr id='91cjk'><strong id='91cjk'></strong><small id='91cjk'></small><button id='91cjk'></button><li id='91cjk'><noscript id='91cjk'><big id='91cjk'></big><dt id='91cj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1cjk'><table id='91cjk'><blockquote id='91cjk'><tbody id='91cj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1cjk'></u><kbd id='91cjk'><kbd id='91cjk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91cjk'></dl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91cj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让常德甲鱼“甲”天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5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圖為王國順在甲魚生態養殖產業園中察看甲魚生長情況。

          湖南常德,魚米之鄉,具有得天獨厚的甲魚養殖條件。甲魚市場最輝煌的時候,一隻種苗能換回一臺電視機,而最慘淡時身價曾跌到十幾元一斤。

          如今,經歷過市場沉浮的常德甲魚,正在河洲甲魚生態養殖產業園實現脫胎換骨,從洞庭水域走向全國餐桌。而讓常德甲魚“甲”天下的,是創建河洲甲魚生態養殖產業園,被當地百姓封為“甲魚王”的王國順。

          生長在洞庭湖畔,王國順從小與魚、蝦為伴,15歲因傢境貧寒全部都是開車的動漫 輟學後,便以收售魚、蝦為生。後來,王國順發現甲魚價格看漲,一隻幼鱉能賣到30元,一隻種鱉能賣到上千元,便開始嘗試養殖甲魚,一頂草帽、一雙套鞋、一輛單車,踏遍洞庭湖畔的溝溝坎坎,搜集到瞭一批品質優良的種源,隨後用自己多年的積蓄在傢鄉鼎城區十美堂鎮租下60多畝魚塘,投放瞭種源。

          2011年,為瞭帶動更多的農戶加入生態養殖,王國順成立瞭河洲龜鱉專業合作社。此後,為發揮示范帶動作用,又於2013年創建瞭總面積近300畝的河洲甲魚生態養殖產業園。

          “有好的水域,好的種源,卻並不一定就能養出品質優良的甲魚。”王國順說,上世紀90年代,在市場利益的驅動下,不少養殖戶為瞭賺錢快,故意讓甲魚生活在高溫下,並喂養高蛋白生化飼料,有的將甲魚放進本地“黑溫棚”中養殖,有的則把常德甲魚運到氣溫較高的廣東“洗青草國產超碰人人添人人堿個澡”養一年再回來。而用這些方法養出來的劣質甲魚,讓常德甲魚失去瞭市場競爭力,價格一落千丈。“欲速則不達,對於甲魚養殖而言,速生甲魚的出現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所以園區的作用就是要重新建立推廣一個養殖的標準體系,讓常德甲魚重新得到市場的認可。”

          按照甲魚的自然生長規律,一旦氣溫低於20攝氏度時,就會立即進入冬眠模式,而且這一“睡”就長達7個月。“可別小看瞭冬眠,甲魚在冬眠中可以實現優勝劣汰,身體底子差的甲魚熬不住,會自然死亡,留下的健壯甲魚則會在長時間的冬眠中養精蓄銳、沉淀營養。”王國順說。

          在多年實踐的基礎之上,王國順的產業園開啟瞭“逆市場”的生態養殖,摸索出瞭一套“六優”自然養殖法,即:“優種、優水、優養、優標、優長、優味”。

          “慢生長養日本道一區二區電影出瞭高品質、帶來瞭高效益。”曾經自己在“黑溫棚”裡養殖,現在被吸引到養殖產業園成為生產負責人的嚴九銀告訴記者,高溫或遷徙到異地養殖,甲魚沒有冬眠,成天吃不停,脂肪增加,營養卻跟不上,而且通常養殖過密,容易生病,品質大打折扣,一斤隻能賣到18元-22元。而自然養殖的甲魚,每年冬眠期間,不僅停止生長,而且還會把體內多餘的脂肪消耗,轉化為更多的營養,口感品質自然得到提升。這種養殖方法,一隻甲魚至少要3年以上才能上市,價格則根據養殖的年限,一斤能賣到八九十元甚至二百五六十元。

          而在王國順看來,優質甲魚要恢復市場競爭力,還需要在品牌和全產業鏈上做文章,便巧借《詩經》中“關關雎鳩、在河之洲”為生態甲魚註冊瞭一個詩意的商標:河洲,又在“吃”的基礎上打造出瞭“甲魚王國”旅遊項目,讓消費者不僅可以品甲魚、賞甲魚、話甲魚,還能現場觀看河洲甲魚的繁育技術、養殖過程、烹飪方法。

          在園區的帶動下,越來越多的養殖戶紛紛摒棄速養法,加入河洲龜鱉專業合作社,養殖收入從原來的2000元/畝增加到2萬元/畝。如今,合作社註冊成員達151人,輻射養殖戶1373人進行生態種養,每年總產值達到3億多元。園區先後榮獲有機甲魚生產基地、農業農村部水產健康養殖示范場、湖南省現代農業特色產業園省級示范園等稱號。